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公司新闻 > 天亮合作社探索规模经营“三级跳”

天亮合作社探索规模经营“三级跳”

时间:2019-04-02 08:06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  3月27日,在河北省___市栾城区东牛村的天亮种植专业合作社管理的耕地上,数十名工人正在为麦田浇水、修剪核桃树枝、施肥,一片繁忙的景象……

  天亮合作社自从2012年成立以来,不断探索创新土地规模经营模式,从“土地流转”到“土地托管”,再到“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”,七年时间,合作社不仅让3000余户农户每亩每年增收200~2000元,带动农户增收近600万元,还在土地规模经营模式上不断推陈出新,激活了农村经济发展“一池春水”。

  1

  “土地流转”解了燃眉之急

  2012年正月初七,年味还没散去,栾城区东牛村的赵增林、赵芝就找到村党支部书记赵军海:“我们不想种地了,能否包给村里,只要给点钱就行。”

 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,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入城市,许多村庄成为只剩老人、儿童留守的“空心村”,“谁来种地,怎么种地”成了燃眉之急。赵军海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趁赵增林、赵芝等人的提议之际,赵军海召集村民参加代表大会研究解决方案。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,随后接二连三有村民找来,要求村里包地。

  经过商议,3月6日,东牛村5个党员每人出资1万元,注册成立了天亮种植专业合作社,赵军海任合作社负责人,专门流转村民不想种的土地。第一年流转了70多户农民的380亩土地。后来为了流转土地成方连片,利于管理,他们实行“井长带地入社”,土地流转面积飞速增长。截至2015年,天亮种植专业合作社流转土地2253亩,涉及5个乡镇26个村。

  合作社的成立,解决了“地谁来种”的问题,但是经营没有盈利点,怎么种好地,怎么实现集约化经营、规模化生产、社会化服务等问题随之而来。

  赵军海带领社员深入开展市场调研,合作社陆续购置了高效植保机械和节水喷灌机械等各类农业机械,培养农机操作人员,推广测土配方施肥技术,实现了“种地不跟耧,浇地不拿锨,喷药不进田”的现代农业模式。截至目前,合作社拥有各类农业机械60余台套,初步实现了农业生产的全程机械化。

  “我如今在合作社工作,干活模式和以前可不一样了。现在都是操作农机就干完活了,浇地不用拿锨、喷药不用进田、种地也不用跟耧,轻轻松松就把农活干完了。”东牛村村民杨建国在天亮合作社打工,对农业生产的全程机械化竖着大拇指称赞。

  2

  “土地托管”助力合作社再发展

  随着合作社的快速发展,一些问题也渐渐暴露出来:土地流转面积短时间内剧增,给合作社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。“一方面,每亩1400元的流转费用每年要提前预付,农产品价格不稳定,收入朝不保夕,资金链说断就断;另一方面,农业生产靠天吃饭,一次自然灾害足以让合作社倾家荡产。”赵军海的危机意识,让他看到了这些潜在的风险。

  为了掌控风险,赵军海开始探索土地托管。“土地托管的好处是资金实现逆流向,农民要提前把托管费用支付给合作社,降低合作社流动资金压力;另外,农业经营风险也被分散到农户,避免过于集中在合作社。”

  记者跟随赵军海来到东牛村的一块田里,工人正在为麦苗浇水。“这是我们村牛秀刚家的地,现在地里干活的都是我们合作社的人。”赵军海在地头指着干活的工人说道。

  今年40多岁的牛秀刚,目前在___市周边忙着干装修,生意很是红火,家里的4亩多地就顾不上耕种了。2016年下半年,他把地全都托管给天亮种植专业合作社,“以前麦收,就要停下手里的活回来收、种,地里收不了多少还耽误挣钱。现在从种到收都不用管,粮食收了也是直接由合作社销售,再也不用守着几亩地转了。”牛秀刚对合作社的土地托管政策由衷感激!

  目前天亮种植专业合作社托管了周边26个村的1.1万余亩耕地,为托管的农户提供从种到收“一条龙”服务,农户只需要每亩每年交780元托管费就能当“甩手掌柜”,种子、化肥、农药、种植、管理、收割,甚至出售都不用自己管,合作社实行技术、农资、耕种、管理、收获和销售“六统一”。赵军海说:“土地托管就像孩子上托儿所,农民的地只要交给合作社就不用操心了。”

  土地托管后收益如何?赵军海算了一笔账:每亩地全托费用是780元,包含小麦、玉米两季的种子及肥料,以及土地深耕、旋耕和播种、农药和除草剂、浇水、收割等“一条龙”服务,市场价需要1158元,农户每亩地可节省378元。

  合作社的收益在哪里?赵军海介绍说,合作社采取集约化管理,全程机械化生产,提高了耕种管理效率,可以大幅度减少成本。另外,种子、农药均是厂家直接供应的方式,减少了中间环节,比农民自己买要便宜很多。目前,天亮合作社与国内众多知名的农业生产资料制造商合作,广西田园、中农博远、农哈哈、长城农药等长期为合作社提供技术及产品研发支持。

  3

  探索“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”模式

  在东牛村村民赵增录的核桃地前,几名合作社工人正在修剪核桃树枝,赵增录一边跟着工人干活,一边和记者聊天:“我家四亩半核桃地今年初入股到军海的合作社里了,按照‘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’签了合同,跟合作社风险共担、利益共享。”

  赵增录提到的“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”,是赵军海反复测算出的一种新型入股分红模式。合作社近年来将土地流转模式转变为土地托管后,实现了稳定收入,农民也能稳定获利,但部分村民对土地托管也有诟病。栾城区小周村房春廉介绍说:“不管合作社干好干赖,托管的服务费都是固定的780元,很多农民就怀疑合作社不尽心。”

  土地流转让农民有了稳定收入,但是合作社风险太大,土地托管也有部分农民不满意,那么有没有一种模式可以让双方都能接受,把农民和合作社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,实现风险共担、利益共享?不安于现状的赵军海经过深入思考,推出了“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”模式。

  “‘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’的意思就是农户将土地入股到合作社,合作社负责经营管理,扣除成本后,盈利部分合作社和农户按照‘黄金比例’进行分红,就是合作社得‘0.382’,农户得到‘0.618’。”赵军海详细介绍到,“盈利后是按照这个比例分红,当然如果遇到天灾等导致亏损,合作社和农民也按照这个比例共同承担,这样合作社和农户就真正风险共担、利益共享了。”

  这个比率并非“拍脑门”的异想天开。“我们合作社章程里定的是盈利的60%用于社员分红,如果有盈余再二次分红,两次分红下来,比率非常接近0.618。”赵军海说。

  2018年1月,天亮合作社与赵增录、赵卫国两个核桃种植户开启了“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”模式的试验。赵增录对这个模式十分看好:“这个模式对合作社和农户都有利,合作社尽心尽力地经营土地,农户也能打消顾虑。我们家的核桃树就都交给军海了,我相信他能给我带来更多收益!”

  2018年底,两户的核桃收获出售后,都领取到了自己的分红款。赵卫国家的3.42亩核桃地,领到了2000余元的分红,对于分红,赵卫国十分满意:“去年春天,我们这里遭遇了倒春寒,很多核桃都没有挂上果,大部分核桃种植户都亏了,我们这还能分到红,军海搞的这个股份分红模式真不赖!”

  赵军海介绍说,虽然遭遇了倒春寒,但是合作社也是积极管理,加强技术方面的指导,运用科学合理的方式管理,科学配方施肥、修剪等,在灾年也实现了收成不减!

  赵军海说,经过一年多的试验,证明了“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”模式相比其他模式具有很大的优越性,与其他不少地方探索的土地经营权入股不同,“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”不用将土地经营权进行股权量化,省却了计算核定的同时,在收益分配上按黄金定律比例执行,简单易操作,避免了一些地方只给农民保底分红或者不进行二次分配等现象。赵军海计划再试验两年,等到模式成熟时就扩大规模,将此模式推广开来。

  “股份分红是未来中国平原地区农村土地规模经营的方向,干好了大家一起飞,干不好合作社也能活,合作社和农民都易于接受。”赵军海说。

  面对日益老龄化的农村种地群体,天亮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土地流转、土地托管和“黄金定律股份分红”模式破解了“谁来种地、地如何种”的农业困局,是农业规模化经营、标准化生产的有益尝试。